当前在线人数12932
首页 - 分类讨论区 - 体育健身 - NBA版 - 同主题阅读文章

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
0

  • 10
  • 20
  • 50
  • 100
您目前伪币余额:0
未名交友
[更多]
[更多]
昂塞尔德去世
[版面:NBA][首篇作者:stillearning] , 2020年06月02日21:22:06 ,195次阅读,3次回复
来APP回复,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:
[分页:1 ]
stillearning
进入未名形象秀
我的博客
[回复] [回信给作者] [本篇全文] [本讨论区] [修改] [删除] [转寄] [转贴] [收藏] [举报] [ 1 ]

发信人: stillearning (继续长见识), 信区: NBA
标  题: 昂塞尔德去世
发信站: BBS 未名空间站 (Tue Jun  2 21:22:06 2020, 美东)

虎扑6月3日讯 今天,前子弹球员(奇才前身)埃尔文-海耶斯发表申明,悼念韦斯-昂
塞尔德去世。

“今天早上我失去了一位好朋友,他前往了天国。我的朋友,你知道,我们会一直爱你
和你的家人。”

“如果你要打一场仗,而你需要一个人和你一起,那个人就是韦斯-昂塞尔德。你想要
昂塞尔德在队里,他真的每场比赛都很可靠。”

前子弹球员Phil Chenier说:“韦斯真的是一个优雅的巨人,他生气的样子都是唬人,
其实他心地善良、为别人考虑并且保护他人。他是优秀队友、球队领袖和朋友的典范。

--
※ 来源:·iOS 未名空间站 网址:mitbbs.com 移动: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·[FROM: 120.]

 
stillearning
进入未名形象秀
我的博客
[回复] [回信给作者] [本篇全文] [本讨论区] [修改] [删除] [转寄] [转贴] [收藏] [举报] [ 2 ]

发信人: stillearning (继续长见识), 信区: NBA
标  题: 昂塞尔德去世
发信站: BBS 未名空间站 (Tue Jun  2 21:25:40 2020, 美东)

跟大帅一起,唯二的新秀赛季拿到MVP

历史级别的好队友,能够接纳跟自己好像是同级的刺头,海耶斯,一起夺冠,而且自己
以劣势数据众望所归的拿下FMVP

力量方面是大一号的巴爵士

奇人
--
※ 修改:·stillearning 於 Jun  2 21:26:53 2020 修改本文·[FROM: 120.]
※ 来源:·iOS 未名空间站 网址:mitbbs.com 移动: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·[FROM: 120.]

 
stillearning
进入未名形象秀
我的博客
[回复] [回信给作者] [本篇全文] [本讨论区] [修改] [删除] [转寄] [转贴] [收藏] [举报] [ 3 ]

发信人: stillearning (继续长见识), 信区: NBA
标  题: Re: 昂塞尔德去世
发信站: BBS 未名空间站 (Tue Jun  2 21:28:50 2020, 美东)

唯一的遗憾可能是在跟超音速的第二次总决赛对决里面

好像是1:4脆败,没能在纷乱的70年代,建立连冠王朝
--
※ 来源:·iOS 未名空间站 网址:mitbbs.com 移动: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·[FROM: 120.]

 
stillearning
进入未名形象秀
我的博客
[回复] [回信给作者] [本篇全文] [本讨论区] [修改] [删除] [转寄] [转贴] [收藏] [举报] [ 4 ]

发信人: stillearning (继续长见识), 信区: NBA
标  题: Re: 昂塞尔德去世
发信站: BBS 未名空间站 (Sun Jun  7 10:05:13 2020, 美东)

[翻译团]韦斯-昂塞尔德:从场上到场下,都有他被低估的伟大

萨克雷加本帝
06-07
阅读 1052



David DuPree注意到,韦斯-昂塞尔德比平常更为放松。

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,DuPree一直在为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韦斯-昂塞尔德的母队华
盛顿子弹的新闻。他对球队阵中的这位名人堂成员很是了解。他和昂塞尔德对于“什么
可以报道,什么不方便报道”之类的事情达成过模糊的共识。这位记者证明了自己值得
信赖,因此后来他经常可以自主决定报道的内容了。40年前的一天,在首都中心球馆的
更衣室中,他面前的昂塞尔德显得很放松——他没穿上衣,一边抽烟一边喝啤酒。

他的胸口被撞得通红,肋骨附近青一块紫一块的。这位强壮的中锋赛后一般都是这副样
子。如果他的手肘动作没有二次进攻那般精准,那就不是昂塞尔德的正常表现了。

DuPree看到了这幅景象,还没等他说什么,昂塞尔德先说一句。

“你可以写我抽烟。你也可以写我喝酒。”昂塞尔德说,“但你最好别写什么‘我并非
坚不可摧’之类的话。”

结果,DuPree什么都没写。

昂塞尔德刚刚于本周二去世(享年74岁),而这就是他身边的人们对他留有的一段记忆
。他一心为了整个团队好,也因此会表现出一丝类似这样的‘狡猾’。“韦斯很特殊,
”DuPree说。昂塞尔德在场上尽可能表现得强硬而无私,而且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事。

DuPree简洁地评论道:“韦斯并不在乎赞誉或是恶名。”

昂塞尔德是名人堂成员,是总冠军获得者,也是子弹队(和奇才队)的传奇人物。他整
个职业生涯(1968-1981)都在为华盛顿子弹效力。他和威尔特-张伯伦是NBA历史上仅
有的两位在新秀赛季就荣膺MVP的球员。在经受膝伤困扰后,他调整了自己的风格,变
得更善于对抗、更注重表达,更充满激情。他也是永远改变联盟的核心人物。在著名的
“奥斯卡-罗伯特森起诉NBA”一案中,他作为工会的球员代表参与了和资方的谈判,最
终于1976年首次争取到了自由球员制度的出台。另外,他也是球员工会的副主席。

他从不自吹自擂。昂塞尔德在球员时期曾和妻子康妮在巴尔的摩开了一个特许学校。结
果直到学校开办后,好多队友才知道他开了学校。
注:特许学校(charter school) ,是指美国州政府在公共教育体系之外特许的中小
学水平的教育机构,中文一般称为特许学校。相比一般州立中小学,特许学校需要遵守
的规定更少,但同时获得的资金支持也更少。特许学校同样分为营利和非营利,其中非
营利特许学校不可从私人处获得资金捐助。

“他不会站在那儿吹嘘自己干了什么。他没有这个想法,”1976-1981年效力子弹队的
米奇-库普切克说道,“他既低调又骄傲,很沉稳。这就是你和韦斯交往后会留下的印
象。”

昂塞尔德低调的风格不仅仅表现在赛场上,而且也是他的生活方式。

库普切克说:“除了膝盖,韦斯没有任何缺点。”

昂塞尔德身材偏矮,官方身高为6英尺7英寸(约合2.01m),实际可能要更矮一点。他
以前说过,自己在1968年选秀前量的身高,只有6英尺4又5/8英寸(约合1.94m)。当时
由于子弹需要一个能对抗沃尔特-贝拉米和威尔特-张伯伦的大个子,并表示他们不可能
选个连6英尺7英寸都不到的中锋。因此当时他虚报了2又3/8英寸(约合6cm)。

在那个高大中锋统治NBA的时代,他防守着联盟中各种各样的大个子。除了对阵前述的
贝拉米和张伯伦以外,还要应对威利斯-里德、戴夫-考恩斯和卡里姆-阿卜杜勒-贾巴尔

“他喜欢对抗,”鲍勃-丹德里奇(1977-81年间与昂塞尔德做过队友)评论道,“他喜
欢比赛中的身体接触....他就是那种,你会欣赏他成就的那种人,因为他恐怕是(伟大
中锋中)最矮的一个。他可能连6英尺7英寸都没有。”




他在比赛中有种优雅而不动声色,就如同钢琴一般。他也是最擅长传球组织的大个子球
员。抢篮板时,他会巧妙地用膝盖顶对位球员小腿肚。对手们也许会觉得奇怪,因为他
们在第四节的活动没之前那么顺畅。嗯,因为昂塞尔德有办法。

“他就是一位凶狠的竞争者,对谁都不会退让,” 也曾与贾巴尔在雄鹿共事过的丹德
里奇说,“他从不会害怕对抗……虽然卡里姆基本上不可阻挡,但是韦斯会
尽可能地抗击他。我记得卡里姆说过,他或许能在韦斯头上得40分,但是他的臀部和腹
部都会伤痕累累,因为韦斯会用臀部去卡他或者给他下肘子,只是为了让他失去平衡。”

韦斯不仅仅研究其他队的进攻或者对位球员的倾向,而且会进一步细化地了解对手。比
如面对当年的尼克斯时,他不仅会研究沃尔特-弗雷泽的比赛录像。他也会研究如队友
菲尔-切尼尔会怎么防守弗雷泽之类的录像带,这样就能弄明白如何协防了。他知名的
一点是,如果队友对位某些球员或者某些打法很困难,以致出现问题的时候,不至于措
手不及,因为他能注意到队友的难处,预料到问题。

与昂塞尔德并肩作战十年的切尼尔表示:“你会很喜欢和他一起打球,也会很喜欢当他
的队友的。他出手数不多,但从不抱怨。他会做挡拆,也会在高位传出好球。”

他和刚进入联盟的前场搭档格斯-约翰逊,在训练中或是比赛中都会在场上勤恳地来回
奔跑。昂塞尔德垃圾话不多,但是会把几句俏皮话留给队友。

1968年进入联盟以来,昂塞尔德就和约翰逊之间有着友善而活泼的拉锯战。司职大前锋
的约翰逊风格张扬,是当年世界上最出色的篮板机器之一,而昂塞尔德的目标却是要比
他做得更好。“他们两个一混在一起,就像认识好多年了一样,”厄尔-门罗(昂塞尔
德1968-1971年的队友)说。两人会在举重室比赛谁举得更重,还会打赌每场比赛谁的
篮板更多。结果到了年底,新秀昂塞尔德——他不久还斩获了MVP——场均比约翰逊多7
个板。

这两个人无疑能跻身联盟最佳内线组合之列,子弹的战绩也从前一季的36胜飞跃至57胜。

“从我们的反应来看,那种竞争定下了整个球队的基调,”门罗说,“前一赛季我们几
乎垫底,而在那一年(昂塞尔德加入)后,我们打赛季初就开始相互竞争,相互挑战,
最后从倒数变成了第一集团。”

丹德里奇从来到子弹队第一天起就知道昂塞尔德喜欢竞争。1977年,他从密尔沃基转会
到华盛顿,此时他已经是有8年NBA经验的老将了。他曾是冠军球队雄鹿的得分王,也是
一位精明的组织者。子弹希望他能帮助球队登顶。在昂塞尔德前9年的生涯中,华盛顿
人打了好几次季后赛,包括两次NBA总决赛经历:一次是1971年负于丹德里奇带领的雄
鹿,另一次是1975年负于勇士——但是从未斩获冠军。

传说丹德里奇是帮助他们夺冠的人。但是当年第一次训练时,他扭伤了脚踝。伤不重,
但是缺席了数日。

这时,昂塞尔德接近了新队友。他叫道:“哦!‘缺失的一环’就这么负伤了!”

他这是讽刺子弹队。一个一直对公众和对手隐瞒伤痕的人,怎么会允许其他人主动以
此示弱呢?

“他是个伟大的队友,”丹德里奇说,“他虽然身负许多伤病,依然会打比赛,换别人
可能就休战了……他将伤痕当做勇气勋章。”

子弹队在那个赛季的确夺冠了。那年春季,子弹队在总决赛中历经抢七击败超音速,这
也是目前球队队史唯一一座冠军。

切尼尔说:“他是下了决心的。他说:‘为了拿下第七场,我什么都愿意做,杀个人也
在所不惜。’……他是一位对球队、巴尔的摩和华盛顿都意义重大,那些年
来他一直是位出色的队友,夺冠后你自然会为他高兴不已。我不会忘记(老板)艾比-
波林最后走进来的场景,两人拥抱一起,因为我们终于成功(夺冠)了。”

昂塞尔德和波林的关系很亲密。1987-94年,昂塞尔德担任过子弹的主教练;1996-2003
的大部分时间,昂塞尔德则在负责子弹(奇才)的管理层。他打球的时候从不找经纪人
谈合同,而是直接联系波林。波林会请他直接写价钱,然后自己也写下他认为昂塞尔德
值多少身价。波林说,昂塞尔德写的数字总比他写的低。但不论怎样,他都会按照更高
的那个数字把钱付给自己的球星。

切尼尔称昂塞尔德是一个“保护型队友”。如果这位身高6英尺3英寸(约合1.905m)的
后卫需要增援,他知道他那250磅(约合113.4kg)的中锋队友就在那里。切尼尔不是唯
一这么想的。身高6英尺(约合1.83m)的凯文-波特精力旺盛,总是和大个子球员起争
执。昂塞尔德会帮他摆脱他们。

切尼尔说:“在他身边,他就能让你觉得舒服,觉得自信。他很厉害,是位伟大的队友
,也是伟大的球员。”

昂塞尔德会拉开高大的对手,但也会捉弄自己的队友。丹德里奇将他的好友戏称为“贪
玩的恶霸。”

上球队大巴的时候,如果切尼尔稍微挡在昂塞尔德面前,这个大块头就会用臀部拱开对
方。他就是觉得好玩。有时,球队要上大巴或者上飞机的时候,他会将腿架到走廊,假
装在做拉伸——他明知道自己会挡住别人。毕竟,他大概是联盟诸多硬汉中,最硬的那
个。

切尼尔笑道:“他喜欢身体接触。他就是喜欢这么干……当然,像我这样的
人,他不费力气就能推开。他很喜欢这么玩。”



他也会对新闻记者们炫耀自己的力量。我的同事David Aldridge在周二分享了一个很好
听的故事。他讲过有一次,当时长得还很胖的他试图在低位拱动昂塞尔德——结果可想
而知。

还有一次,由于球队受伤病困扰,凑不齐打对抗赛的人数。迪克-莫塔教练想到了一个
不寻常的方法,他去找了DuPree——对,当时他是《华盛顿邮报》派来的随队记者——
问他能否加入训练,凑齐10个人。DuPree本来也是位出色的运动员,他在华盛顿大学时
曾是校橄榄球队防守组里的一名后卫。在训练中他被分到了昂塞尔德对面的那一拨,但
是每当昂塞尔德要在他面前做挡拆的时候,他都会叫出声,让无助的DuPree知道他的意
图。 比赛结束后,DuPree问昂塞尔德为什么这么做。

“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昂塞尔德答道。

他在球场上站住了。

“我就站在这儿,”他继续说,“我想让你来撞我一下,把我撞倒。”

于是DuPree尽力冲向昂塞尔德——结果你们都能猜到——于是他悟了。

“所以我才会告诉你我要做掩护的时机。”昂塞尔德说道。

“我不想让人以为他喜欢伤害别人,但是他只是喜欢身体接触。”切尼尔说,“因此,
他会出来,给奥斯汀-凯尔或者布莱恩-温特斯做掩护,对抗会让他兴奋。他挺喜欢这样
的。”

昂塞尔德退役多年后,做了更换膝关节的手术。他在篮球生涯中经常与伤病和痛苦作战
,其中膝盖伤病最为困扰。他和丹德里奇这一问题上有很接近的经历。两人在球员生涯
后成为了更亲密的伙伴,

丹德里奇说:“我们也聊篮球以外的事情。那时我才认识了一个更为完整的他。”

他了解到了昂塞尔德和康妮开办的那所学校。昂塞尔德退役后从事了诸多帮助教育的工
作,他开过校车,负责过楼内维护工作。他在昂塞尔德学校里的工作就跟在子弹队的一
样:有什么脏活累活,他都会上去做。但在手术前,篮球有一次还是强行介入了他和丹
德里奇的谈话。

“子弹队一定欠你很多,因为你打球的风格,还有为他们受的伤病。”丹德里奇回忆着
之前和昂塞尔德的对话。

听到这话后,昂塞尔德笑了。

他淡淡地说道:“带伤打球,我本来不想这样的。 ”

丹德里奇知道他在开玩笑。昂塞尔德在出场数量、比赛时间、篮板和其他一些高阶数据
上,至今依然排在球队历史第一位。他也是球队唯一的那次总冠军背后的掌舵者。

丹德里奇说:“这就是平衡,是一种韦斯这样人会达到的平衡。其实他是会笑的。但他
大概会再做一次。我相信他还会继续比赛。他就是这么热爱比赛。”

--
※ 来源:·iOS 未名空间站 网址:mitbbs.com 移动: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·[FROM: 203.]

[分页:1 ]
[快速返回] [ 进入NBA讨论区] [返回顶部]
回复文章
标题:
内 容:

未名交友
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

友情链接


 

Site Map - Contact Us - Terms and Conditions - Privacy Policy

版权所有,未名空间(mitbbs.com),since 1996